叮当工作dingdangjob.com

新闻中心

医疗和养老保障大缺口:自由职业者

中国未来有一个人群对健康保障有硬需求,也具备支付能力,但目前他们却被市场忽视了,那就是自由职业者。虽然没有官方的数据显示中国到底有多少自由职业者,但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,自由职业者人数呈现增加趋势,这和其他国家年轻人群更加倾向自由职业的趋势是一致的。这里面有一部分自由职业者属于专业型人才,比如艺术家、摄影师、作家,也有大量是小微企业主,或者经营电子商务如淘宝店主,还有一部分则是挂靠性质的销售,比如没有福利的保险销售员,广告代理等。

这部分人中有相当比例其实财务状况不错,但要么是没有机构为其缴社会保障,要么就是小业主(如一两人的公司)出于成本考虑不缴费。但这些人并不是不愿意购买保障,只是要么没有机构为他们服务,要么就是觉得太贵。但这个群体最大的问题是收入不稳定,且没有人为他们提供福利,因此这里未来会产生商业机会,主要是医疗和养老在保险和服务上的机会。

美国事实上已经有类似的案例。根据Freelancers Union 2014的数据,美国有大约5300万自由职业者,占总劳动力人口的三分之一,这个比例相当高。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规定人人必须拥有保险,这打开了自由职业者保险市场,给平台和保险计划带来很大增长。有一家叫Stride Health的公司专门为自由职业者提供选择保险的平台,只要回答一系列简单的问题,Stride Health就可以自动计算出投保人未来一年可能的医疗支出,并根据其风险匹配相应的医疗保险计划。这家公司目前通过work site marketing来销售,这里的work site指的不是直接雇主,而是自由职业者就业的平台。比如最近Stride Health就和Postmate(一家人人送公司)合作,为旗下自由职业快递员提供保险选择平台。

未来特别针对自由职业者的保险产品和服务有很大市场。国家提供的基础保险规定个人的缴费基数,其实并不低,尤其是养老金比例很高。如果可以提供较好的保障和服务,商业保险在这群人身上完全有机会。从日本的数据来看,自由职业者有年轻化的倾向。日本总务省2013的数据显示,日本15-34岁年轻劳动力人口中,自由职业者比例达到6.8%,为历史最高。这和年轻人不愿意受束缚,更愿意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兴趣有关。中国未来的90后劳动人口也有类似的趋势。因此未来针对这部分人群相对年轻,风险较低的特性而设计的医疗和养老保障产品潜力巨大,且通过相关行业协会或组织销售会有机会。